甘肃陇派集团欢迎您!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原创社区
游子吟
来源:  作者:  时间:2018-09-27

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

作者:孙仁权

职位:甘肃陇原境外就业中心法律顾问;

甘肃陇派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法律顾问

乡亲们说:故土难离。在我弱冠之年,远方传来一个声音,清晰而又模糊,屡屡在呼唤着我,让我感到莫名的兴奋,骚动不安。于是,我做着远行的梦。在那个冻土消融的春季里,我离开故土,拥抱外面的世界。从此,我有了另外一种身份— —游子。

岁月在时光的河床上静静的流淌着,吟唱着一首首欢乐或忧伤的歌,流逝了蹉跎的岁月、沧桑的人生、忧伤的往事、悲怆的情怀。静静的坐想:我离开故土已三十年了,在时间的侵蚀中,脑际中渐渐滋生了一种名为乡愁的东西。

在离开故乡的这些年中,长长的梦,驿动的心,萦绕着我的思乡,在离愁中派生出无奈,幽幽的眼神无法将孤寂穿透,便在灯下漫笔,写下一篇篇叫散文的东西,以无声的语言,记载着离愁,诉说着自己的家国情怀,奉献给我的灵魂。虽这些酸性物质总难摆脱空虚与苍白,但也是我的歌。

在离开故乡的这些年中,心苑的紫藤常常迫不及待的酣饮着青春的甘霖,擦出梦想的火花,然是非成败转头空,青春的激流瞬间成冰,在幽冷的海岭里漂移,成为一个悲伤的哥萨克和哈姆雷特,去日苦多,尤斯难忘!

在离开故乡的这些年中,每当地平线吞没了夕阳的余辉时,我总喜欢面对着故乡的方向,诉说我的乡愁,此时,绵长而又清婉的乡曲在我心头响起,我知道我又思乡了,每当万籁俱寂的时候,那些留在故乡的梦,如潮水般向我涌来,经久不息,我只能在梦里呼唤亲友、抚摸故土了!

我如是说:乡愁是我在异乡,故乡在远方,乡愁是母亲盼我回来的眼眸,父亲在我归去时的叹息,乡愁是故乡的一把黄土、冬夜里的一盘热炕、落日下的晚霞、流淌的小溪、袅袅的炊烟......

我如是说:故乡是一本厚重的书,尘封着我的记忆,我时常会在城市沉睡的子夜里虔诚的、默默地翻起她、阅读她,从每一页的字里行间咀嚼着深重的乡愁......

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,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,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地惆怅,仿佛是雾里的的挥手别离,别离后,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,永不老去。

下一篇:返回列表